《北美寻家记》(难脱手忍辱允低价)


第十二回

难脱手忍辱允低价

枉费力失利走麦城

  

上回书说到我把自己逼上了“华容道”,无人救我,只能自救。这时的唯一对策是赶紧卖“芒茂斋”,但是它放到市场上,一放就是两个半月,从春风送暖放到了夏日炎炎。

  

“芒茂斋”正在售卖中。

  

那时我们不是养着狗吗,每当有人看房,必须提前带狗出门,千万别被看房的客人撞见,所有与狗有关的食盆卧垫也必须藏匿无踪。须知自己一家的宠物,可能招他人的厌恶,要想卖出人居而不是狗窝的价钱,就最好化狗于无形。春天还好说,狗蹲在我车里,出去躲一个小时就是了。夏天怎么办?车里热得无论是人是狗都受不了,你把狗留在车里试试,五分钟准有人报警。还好附近就有片天然树林,我几次带狗躲到林荫里,我蹲着看书,狗趴在旁边伸长舌头哈哈喘气。就这样,还盼着看房的人呆的时间长一点,时间长说明人家感兴趣呀!

  

房不好卖可能有客观原因,或者运气不好,但说实在的经纪不力是重要因素,还是要怪我自己用人不察,轻信了忽悠宣传。这次我用的姬老太,帮我同时买两房、卖一房的都是她。买房时她没有给过我什么忠告,卖房时她也没有什么推销的手段。姬老太性格懦弱,避难怕争,家里很富有不差钱,也就干劲不足。怎么知道她富?因为我看见了她家的照片,确属豪宅,光敞篷跑车就有两辆。她一次又一次地给我办开放屋,开的车也从轿车换了敞篷,我重装的新空调也发挥了功效,可房子的offer还是迟迟不见。也是我们的运气差,有一天一个买主很感兴趣,电话说好要来看第二次,临时突然取消。原来是附近刚出来一个新盘,他一见之下,立刻变心。80天里,价钱一降再降,从50万降到了47万。至今我找出MLS 卖单上,还能看到:Motivated vendor has reduced price by $30,000(卖主急售,已减3万)。要知道卖房时motivated这个词是不能轻易说出口的,就是说卖主因故心情急切,这等于不打自招,底牌尽失,等于缴枪求降,摇尾乞怜。可要不然又怎么办?

  

那时候为了卖掉这个房子,真是什么办法都想尽了。妻子给远在纽约的一个朋友打电话,他在文革前就进了清华建筑系,是梁思成的亲传弟子,本身是房地产经纪,还精通风水。这位专家给的建议是:取一抔院中之土,丢到大湖里去,象征让想出手的东西离我而去。我这个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,从来不相信怪力乱神,此时也不得不病急乱投医,随她去吧。妻子还真照办了,取土弃于湖中。也方便,我新买的A房不是近在湖边吗?

  

转眼到了7月中旬,后买的那两个房子的交割之日眼看逼近的时候,offer终于来了。是一个低得让我们高兴不起来的offer,也是一个拒绝不起的offer,我们已经输掉了讨价还价的任何本钱。我还想还价回去,妻子和经纪姬老太都劝我别,因为一旦人家掉头而去,我再找谁去?想哭都晚了。而现在纸笔现成,就在面前,只要我签字,房子就算卖掉了。那姬老太没有强势,却专会软磨,那天夜里就在我家餐桌旁,坐到12点不走。我在激烈地思想斗争,都想到了什么?是人在矮檐下,哪能不低头?是勾践卧薪尝胆,韩信胯下受辱?是小不忍则乱大谋?是大丈夫能屈能伸?这些都太传统了,那“文革”中批判过的刘主席说的吃小亏占大便宜怎么样?想到此豁然开朗,提笔签了字。想来李鸿章代表大清朝廷在马关条约上签字的时候,必与我此刻同样心情,那我也算宰相肚里能撑船了。我想的这一套,就是都翻译成英语,那姬老太听得懂吗?她终于带着offer安心也开心地走了,价钱是45万整。

  

说得这么热闹,其实有点渲染,我还是净赚约两万块钱,区区半年时间,扣除各项开支,也不算太差,但本来是有可能更多一点的。总结起来,我们的失误在于初期期望值过高,因为开始要价过高,错过了4、5月卖房的最佳时机,拖到6、7月,很多人出门度假去了,房地产市场就平缓下来,价格也有下降,这是年年如此的规律。如果我们在开始要价48万,是有可能卖到47万左右的。白丢了两万块钱,白着了两个月急。经纪不力固然是一个因素,我们自己也没有掌握好火候。

  

故事讲到这儿,问题才刚刚解决了一小半,还有两个房子的装修和一个房子的出手等着我呢!

  

当我置身其中的时候没觉得太戏剧性,后来为写书我一查档案,吓了一跳。请您看看2005年7月下旬的9天里,我干的几件大事:

  

——7月21日   “芒茂斋”正式售出,这是我耗到半夜12点才签字后约一周,买方解除贷款和验房两项条件的日子。就是说,到这天卖房才板上定钉。

  

——7月22日    “步高园” 交房接手,真的只差一天,我才有钱成交(在“芒茂斋”交出之前,借过桥贷款bridge financing)。这真像电视剧里的情节:法场上非得等刽子手的鬼头刀举起来了,才有人飞马而至,高喊刀下留人!这事千真万确,我有文件为证,信不信由你。

  

——7月29日 投资房 A房接手,此房借了抵押贷款。

  

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我真的同时拥有三处独立屋住房。“芒茂斋”要打包装箱准备交出,“步高园”要油漆、拆地毯装地板准备搬入,A房要找工人买建材准备开始大规模的全面装修。电影界有个术语叫平行蒙太奇,我报道电影时写文章采用过,用到这儿挺合适。我就不描述了,任您去想象吧,这一个月里我们(妻子请了一周假)是何等的手忙脚乱,顾此失彼,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。反正我在8月里搬进了“步高园”,但那边暂时顾不上,现在先说A房。

   

(未完待续)

 

(有意购买本书者,请关注本网的后续消息。)

 

     

 

阅读:


还没有评论

写评论

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.

或者,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