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北美寻家记》(枉费力失利走麦城)


第十二回

难脱手忍辱允低价

枉费力失利走麦城

(续前)

第一天接手A房,我们在房子里外巡视一周,发现有很多垃圾杂物没清理完。正在埋怨,是不是该报告律师找卖主的后账,忽听门铃响,是隔壁邻居来自报家门。一个本地的长者,自我介绍说是退休教师,已经在这儿住了多年。他说卖主波兰裔老太太搬家累瘫了,现在可能在医院呢。随后一连串问题:你叫什么?干什么工作?在哪儿工作?几个孩子?什么时候搬家?我要不是看他灰发碧眼的白人形象,还以为遇上了北京胡同里的小脚侦缉队呢,就差没要户口本了。他话题一转,又说他对我这房的历史门儿清,第几任房主患了绝症,第几任房主破裂离婚,还可能死过人,something wrong with the house? (这房子哪儿不对吧?)我这个气呀,怎么一下子又改大嘴宋祖德了?(此处稍加演义,当时我还不知道宋某。)我说过我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,可那也不爱听第一天您就找上门来给我添堵呀!我根本就没打算在这儿住,但此刻绝不能告诉他。又想等我卖房时他要是也跟人说这些,可就害苦了我了,还是离他远点吧。

 

先让瑞克带人进场改电暖为气暖,再找来那个修“芒茂斋”的意大利人包工头作其它装修。这种不自住的倒房是越快越好,不容我一个人慢慢DIY。谁知这两彪人马都不敢动原来的电源,让我找专业电工。我打开电源箱一看,是有点吓人,因为发热取暖所需电流大,是极粗大的电线和断路器通向多个电热器,使电源箱膨胀到普通的三倍大小。我花了大约一个小时,细细看明白了来龙去脉,自信自己可以完成,需要的就是胆大心细。我找来一个大手电筒,等房内无人时,锁好门,排除一切干扰,把总开关一拉,全屋断电,地下室一片漆黑。在手电筒照明下,静心屏气,把电热部份的连接断开,盒盖盖好。接下去就好办了,合上总开关,光明复现, 慢慢把电热部份逐一拆掉就是了。我又一次证明了自己,比那两彪人马都技高一筹。

   

没做过你就不知其中的难处,什么事都是如此。改电为气比我想象的麻烦得多,因为必须新装通风管道,要开墙破顶,处处开刀。而暖气大夫只管开刀不管缝合,那挖开的创口和突出的管道必须用灰板再封起来,这就增加了后期装修的工作量。

下面罗列一下我都做了哪些改进。首先在客厅和餐厅加了四根装饰立柱及下边的矮墙,恢复部分墙体以减小过度的敞开,加宽门窗的边线和地脚线。



这是餐厅的一对柱子,墙边加了围子(wainscoting)。餐厅内是旧地板,我想加深颜色却方法不当,弄巧成拙,后来只好重铺地毯再盖住。

 

我对厨房不满意,为控制成本又不能换新。增加了一个简易的中心岛,顶灯是从“步高园”淘汰换来的。地砖前人装得极差,颜色不好又有碎裂。在拖延不能售出的日子里,我不得不全部敲掉,返工重铺。

  

 

主卧室。前人把三卧改为两卧,其实违背了我从第一房开始就学得了的至少三卧原则。有几处45度斜角很难看,我又费力改回直角。那个玻璃拉门是我破墙加的,外面做了个小阳台,目的是能更多地放眼后院的林景。工人们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开这个门,我说:不是说那叫 million dollars view (价值百万的景观)吗?我花500块就换来还不值?现在回头 再看,还真不值。

  

 

我还重新做了两个浴室,可惜没有照片。其中一个装了漩涡浴缸和独立淋浴,但因为没有主卧套浴,所以效果不彰。此外,重修地下室,迁移洗衣房,换门,油漆......琐事太多,不及备举。

  

在装修这一行,我得算见过大风大浪了,有前文斑斑可证。可是那么多座房,都没有这一座难修。为什么?一,被前人修坏了,我说过他只算李鬼的水平,我是鬼迷心窍。要知道他做过的东西是跟我要钱的,我要改正他还要再花比正常更多的工和料,事倍功半这四个字真是太准确了。结果干了四个月,还是不能完全改正过来,只好随它去了。二,是包工头不得力,工人技术还不如我,看他们干活让人生气,很多活还得我来收尾。仅举一例吧,地下室顶棚要换新,为了省点事,我没用灰板,买来一英尺见方的顶棚轻质砖让他们装上。他们不会,看说明也没明白,就只管干上了。正确的做法是用订书器每块至少三个钉,钉入木条,他们却只上一颗螺丝,而松软的轻质砖是吃不住螺丝的,每块虽然很轻,组成整体就重了。刚装完就看着有些下坠,几天之后我正在边沿处钉边条,整个顶棚突然瞬间在我眼前整体塌落,对我的震撼可与911世贸大厦的坍塌相比。而这时工人已撤走,我已经与经纪签约要卖房子了。我只好把他们叫回来说:我买灰板你们出力,给我重新装!

   

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。继塌顶之灾后,又有撞尾之祸。话说这房子前后都有巨树,在车路正中就有一棵,应该比房子更老,建房时没有移除。据小脚侦缉队邻居说,是一棵核桃树,上好的硬木。我为给装修工腾车位,就停车在树的里面。某晚我一个人收工很晚,身心俱疲,上车后下意识地直接向后倒车,说时迟那时快,只听咔嚓一声,悔之晚矣,车尾撞在大树上。下车一看,角瘪灯碎,这才相信核桃木之硬,真不是吹的。找朋友的关系修车,还花了800块。这时又想,是不是邻居宋祖德的诅咒应验了?

(未完待续)

(有意购买本书者,请继续关注本网的后续消息。)

阅读:


还没有评论

写评论

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.

或者,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