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北美寻家记》(弃旧从新再登程)


(续前)

卖房时秋叶纷纷。

就这么跌跌撞撞地修着,转眼就到了11月,按卖房季节为时已晚,我迫不及待地把它挂牌上市了。这次不敢再找富婆经纪姬老太,经过了解,用了本市很成功的著名经纪鲍女士,也是个老太太,却是干练果决的女强人型。我们商量出的要价是53万。

 

没想到这次我们又经历了比上次更为漫长的煎熬过程。先是树多落叶就多,不能让看房者觉得这里无人打理吧?耙子加鼓风机,手工电动齐上,移落叶之山。每当这时就会又想起“扫叶山房”来(见第一回),那是清末上海的一家出版商,名字起得多有诗意。此刻扫叶,却只剩下恨意了。

 

 

后院山谷。

   

房子如果在11月卖不掉,进12月就没戏了,家家都忙着买礼物准备过节,谁还顾得上买房子?等开春见吧!下雪以后,任务又改为扫雪,一冬不得闲。每当接到电话有人看房,我都要提前赶去,扫净门前雪,再把所有灯打开,不管阴晴,无论昼夜,把屋里照得亮堂堂,为的是给买主一个最佳印象。开灯与避狗,是我学来的卖房两项诀窍。可是我还要等着关灯呀,坐在冰冷的车里,尚记夏日带狗避荫树林乎?

  

房子空在那里,每月贷款、地税、保险、取暖等开销两千多块,一口一口地吞噬着我们并不饱满的钱包。这时虽不是华容道那样的绝路了,却是一条溜滑的下坡路,而且看不见尽头。经纪与我们讨论过出租的可能性,可是租金既不够补偿开销,又增加了卖的难度,非我们所愿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卖。

  

总得想点办法吧?没什么新鲜的,一是减价,二是升级。减了一次价到50万,我不想再减。既然是冬闲季节,我自己又会干,那就根据看客和经纪们的反馈意见,在装修上作改进吧,总胜过守株待兔,坐以待毙。小的涂脂抹粉就不说了,一个大动作是关门谢客一星期,把从门厅到厨房的瓷地砖全部打掉,改色重铺。铺地砖是我的拿手保留节目,还用不同的大小和颜色拼出图案来。一周后经纪鲍女士一见,大吃一惊,这不是完全改观了吗?

  

长话短说吧,这房子终于在3月13日卖出,价477,500。修三个多月,卖五个多月,共历时9个月。

  

在即将落幕的时候,邻居小脚侦缉队又出场了。他曾经跟我说过,我后院有棵老树死了,可能会倒到他家院去,你把它锯掉吧,还给我个电话号码。我因为没有长远打算,就置之不理。等他看到我For Sale (售卖) 的牌子挂出来,立刻登门质问:你为什么要卖?是flipper(倒房者)吗?我说:不是你说这房子something wrong(有什么不对)吗?我怎么还敢住?他哑口无言而去。等见到牌子贴上了SOLD(售出),他急了,给我、经纪和我的律师写了一封信,要求我锯树,否则负法律责任。我的律师又写信给我,晓以利害。我的态度是:还有三周交房,这三周里树如果倒了,我负一切法律责任,以后与我无关。律师让我把这两封信都留给新房主,我照办了。我敢打赌,那枯树再站十年也不会倒,吓唬谁呀!

  

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,某次再看开放屋,我碰上了一个以前认识的老经纪,他本身是地产公司老板,有丰富的经验。他对我说:就是你买了A房吧?那房在挂牌之前让我看过,我建议她要价$399,000,能卖到接近就不错。后来她给了波兰裔经纪。你付了多少?42万?她卖了个好价钱,你买贵了。记住,你要想倒房子,跟股票一样,buy low, sell high(买低,卖高)! 

  

一席话如醍醐灌顶,让我如梦初醒。早怎么没听到这样的金玉良言呢?当然,在“俱往矣”之前,他也不会这么开诚布公。唉,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只能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。

  

正在道谢,老经纪又说:再教你两招,别买corner lot(街角地),别买busy street(繁忙街道),不好卖!

  

还记得我在前文交待过吗?A房门前是一条交通要道,也许这就是难卖难升值的关键。至于街角地,我在“萍华居”那个邻居已有证明(见第三回)。从此,我牢牢记住了这一要两不要,还自己加上一条:不要买已经过劣质装修的房,那还不如原装旧货。这是我以惨痛的金钱损失换来的教训。

  

我到底亏了多少呢?现在可以说了,我说在A房大概亏了两万(自己的劳动力白干不算),妻子说我肯定少算了,大概近三万。还不止这些,“芒茂斋”因在压力下被迫售出,还少卖了两万呢!

  

我没有忘了祖国的传统,有个官方说法叫交学费了。他们交的是公家的钱,俺可是亏的自家腰包,当然更刻骨铭心,永志不忘。

  

有诗为证:

劝君休笑倒房虫,关公也曾走麦城。
    亡羊补牢犹未晚,弃旧从新再登程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(正文选载至此,下次发后记)

阅读:


还没有评论

写评论

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.

或者,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