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主


作者: 冷梅

-- 有感于我做房东的一段灰色经历

 

2014年7月份的某一天,我“有幸”踏进了房东与租客纠分的法庭。当我坐在那看到一个个愁容滿面的房东时,我脑海里瞬间跳出两个字,苦主。

是啊,这些人之所以能成为房东,哪个不是凭借自己聪明的头脑运筹帷幄,依靠自已勤劳的双手拼博奋斗;谁不想靠出租增加一份收入,或许有人还靠它养老。可是,到头来却被弄得焦头烂额,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。

我就是这苦主中的一员,而且极有可能是No.1!现在我就在群友的面前讲一讲我是为何又如何一步步走入这法庭。  


征文冠名赞助:Jason Ji (姬)

 

我学做房东真的是付出了高昂的代价。当时开始出租房子时,既没想到找专业人士代理,也不懂得去查租客的信用记录,万事凭直觉。当时我要出租的房子是两个卧室,于是倾向于租两个单身男人,这样平摊房租,租客压力小,房租容易得到保障。结果如愿以偿 -- 两个自称是兄弟俩,且又都有工作,听起来不错,一切就绪。然后他们又提出不用我到他们住处去取房租,每月他们会提前送到我这里,我想这正合我意,省事嘛。

 

如果有经验的房东,是不是能在心里边想一想为什么?起码有点警觉也是好的。可我,没有。


  征文赞助商: 罗睿移民律师事务所


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一年,到年底时,听说这哥俩因为盗窃双双进了警察局。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,房租怎么办?谁曾想锋回路转,过两天其中之一也就是与我签约者出来了,他第一件事就是到我这里来交房租。当时我还暗自窃喜。后来听说房子里住了很多人,又是他父亲,又是儿子的,我想反正水、电以及气都是他们自己付,爱住谁就住谁吧!那时左邻右舍开始抱怨,尤其是这个plaza内洗衣房老板说他们偷机器里的零钱。我想你可以报警啊!对此也没太放在心上。如果是一个做事周全的房东,此时此刻是否应该认真反思一下,这样的租客是否还要继续留下去?而我依然是毫无反应。

 

  

就这样又持续了一年多。到了2014年的3月份,他所谓的父亲说他儿子的钱包被偷了,房租要延迟几天付。我仍然信以为真,天真到何种地步,就没有想一想,他一个职业小偷,谁能偷他呢?又过了几天,他们说房子漏水,拍了一些照片给我看。我那房子的屋顶有四年新,但质量确实不好。他又接着鼓吹,说是专业修屋顶的,要接这个活。我们家自己商量一下,如果找别人修,他在从中做梗也不好,就在我们举棋不定之时,他及时递上一份很像样的offer,一下子就让我们相信他了。双方讨论后一万元成交。

 

他让我先付他三分之二的钱,说需要钱买工具及材料。我这个人就是有点愚,始终相信他的每一句话;但也怕他把钱卷走,所以就采取了一点小措施,其中代交了三、四月份的房租,然后由我先生陪他们一起去Home Depot 买的材料与工具,收据没有给他,而是给了他2000元左右的现金。几天后,他开工了,真的是名符其实的上房揭瓦。他说以前房顶铺的不好,需要将旧的去掉。也许是命运作弄人,他刚刚将屋顶揭开个大洞,就赶上一连几天的暴雨,而他又偏偏这个时候进了监狱。雨水从二楼楼顶直下一楼。自家产业泡坏了不说,多少也殃及到左邻右舍。于是,我被群起而攻之。左邻右舍扬言要一同起诉我。同时,一楼的便利店称损失多少多少物品需要赔偿。方方面面同时压下来,一下子就把我逼进了医院,险些丧命。

  

  然家中十万火急!!!怎敢懈怠??好歹保住命后,我从急诊室又急急忙忙赶回战场。先是找了一个中国人,他穿着雨衣到房顶一看,说责任太大了,不敢接。于是又转而找西人公司,以高于华人三倍的价格临危救难,终将这奇葩的水帘洞修复。

 

随后,我就按照法律程序一步步走,可是我还是不愿相信这一切是他主观故意而为,因为他这次入獄据他那个所谓的父亲说,是由于在一个小城市偷汽车的案件,也就是说这个时间不巧赶到了一起。所以法庭判完之后,我并没有按时去请法警强行开门,而是一直在与他真正的女儿联系,希望能取走他的财务。我跟他女儿讲,如果你没有地方存放的话,可以找一个货仓;如果你经济上有难处,我可以帮你出钱。最后,我们写信碾转到了监狱,说让他的亲属出面来解决这一问题。可是没有结果。我们等了一个多月,最后只得打开门了。

 

  

开开门之后,我发现我走进了地狱。我从一个箱子里看到了他的全部历史 -- 最初因为什么入狱,这其间在狱中如何表观,既有狱方发绐他的表扬信,也有他自己的保证书之类。他最终是提前释放的,那也在狱中度过了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时间。最可怕的是,他是一个吸毒者,我发现一纸盒箱的针头,太可怕了。怪不得他一直在偷,小到洗发水,大到汽车。我似乎真正明白了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,他的一生已全部毁掉。这时我才恍然大悟,有一次我便利店被盗,警察询问我线索时,我根本无头绪。当时回想正是他几天前去我店里送房租,发现我们没有录像,当时店里刚搬家,还没来得及安装呢。并且我才搞明白,这伙人根本不是什么兄弟,父子以及下一辈的关系,而是统统狱友关系。他们根本租不到房子,所以竭尽全力想保住这个住所。若不是在监狱无法脱身,我还真不知前景如何。

  

待房子全部淸空后,也就是距法院判完两个月之时,一天接到了他的电话,他说刚刚出来没有地方住,可不可以让他到那房间住一夜,我们说房子已经清空了,没法住了。他说那我就剩下身上这一条裤子了,听到他这句话,我也觉得他怪可怜的。我说,你可以将停在后边的车开走。其实这车我们有权处理,但是我不想做的太绝。然后我还说,你的文件我们可以给你寄过去,只要你把地址发给我。但是后来,他只派人把车开走了,文件再没有下文了。

至此我和这个租客彻底了结。

 

  

再之后,我们就开始彻底装修。由于房子被水浸泡,所有电线都要全部重来,总之加一起,损失超过四万加元。至此,这背运应该划上句号了,但却没有。劫后余生的我不知为什么,对出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,就一不想出租。一直持续了半年之久,我的心态逐渐恢复正常,然后才重新开始出租。

 

所以说,当房东容易吗?经济上,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;身体上,更是差点为此丧命;精神上,又经历了长达半年的煎熬。。。这就是我做房东所付出的沉重代价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目前我仍在探索中前行。但愿从此苦去甜来,春暖花开。

阅读:


2条评论

Gravatar Image

好可怕,同是房东,精神上支持一下。


Gravatar Image

写的好

写评论

登录 sign in 参与讨论.

或者,使用昵称立刻参与讨论